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较量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较量

时间:2018-05-16 这是一间相当豪华的客房,装潢的充满南国的风情,一张柔软舒适的圆床佔据了接近一半的空间,相对于圆床的,便是一整面墙壁的镜子,及一屋子盛开巨大红、黄花朵的壁纸。
  一张造型古朴的桌子紧靠在墙角,上面摆着几束刚摘下来的鲜花。在电视橱旁边还竖立着一扇精巧的檀木屏障,遮挡住了迎面吹来的海风。
  「在这么好的地方做爱,肯定会高潮迭起的!」我虽然嘴里安慰着自己,可还是为钱包里英勇阵亡的钞票们默哀了三分钟。为了实行这个计划,我不仅租了这间房,还负担了那些女孩们今天吃喝玩乐的所有开销。这一壮举使我的财政预算出现了全面赤字,连今后半年的零花钱都被提前预支出去了。
  所幸的是计划总算进行的十分顺利,黄蕾果然被她们拉到了海滨公园里,尽情游玩了一个上午后,有人提议去附近的酒店里洗澡休息,房间当然是早就订好了的710号。接着,在黄蕾进入浴室时,其他女孩就偷偷的离开了,然后小慧就来向我通风报信,给我创造了一个和黄蕾单独相处的机会。
  我在房里巡视了一圈,忽然见到床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套女孩子的服装,洗的乾乾净净的白色的上衣和绯红色的裙裤,质料并不名贵却十分美观大方。我猛地想起一年前的那个无聊的夏日黄昏,黄蕾正是穿着这身打扮,第一次走进了我的生命轨迹中,使年少悸动的心折服于她的惊艳妩媚,而我和她的命运,也都因此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一切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也许只有等到多年以后回首往事的时候,才能得到最深刻的体会了……
  哗哗哗的水声把我从感慨万千中惊醒,仔细一看,原来我已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浴室门口。想到那个梦寐以求的丰满成熟的肉体,正全裸的在水花雾气中摇曳生姿,我的小弟弟立刻直直的站了起来,恨不得撞开门冲进去,就在浴缸里肆意的姦淫她。
  「不要太冲动,沉住气、沉住气……」我反覆告诫了自己好几次,才勉强压下了满腔慾火,转身做完了几件重要的準备工作,再躲到了屏风后面蹲下,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时间彷彿走的很慢,又彷彿流逝的飞快。终于,浴室的门「吱」的一声开了,黄蕾那柔美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喂,我洗完啦!下一个是谁呀?快来吧!」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呼吸都有些凝滞了,双拳紧紧的互握在一起,手心里湿湿的全是冷汗。
  ──正面交锋的时候就要到了,无论如何不能在气势上被她压倒!千万别紧张、别紧张……。
  劈里啪啦的拖鞋着地声响起,伴随着她自言自语的说话声:「奇怪,人都到哪儿去了?真是的!」听声音她离我已经很近了。我忍不住抬起头,偷偷的向外望了一眼。剎时间,眼前的景象差一点使我的心脏成为炸弹从胸腔里引爆而出。
  黄蕾就站在我前方两米远的床边,俏生生的呆立着。她的娇躯裹在一条淡蓝色的浴巾里,珠圆玉润的双肩和白腻浑圆的大腿全都裸露在外面。清秀俏丽的脸庞在经过沐浴滋润后,就像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一尘不染,乌黑的柔髮从脸侧垂了下来,倘着一粒粒的水珠,愈发衬的她姿色出众、肤光胜雪。
  世上还有什么比一个刚刚洗完澡的香喷喷的美女更能唤起男人的慾望呢?我心里的邪念和跨下的阳物一起迅速的膨胀着,就在这时,黄蕾忽地惊叫了一声,跄跄踉踉的倒退了两步,纤手掩在小嘴上,满脸都是惊骇恐惧的惶然表情──她不能不感到害怕,因为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就放着那一遝「精彩」的照片!
  房间里静的连一丝风声也没有,只听的见她急促慌乱的娇喘声,在空气中明晰的迴荡。
  「谁?是……是谁在这里?」她的嘴唇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语不成句的憋出几个颤音。
  我最后给自己鼓了一次劲,心一横,倏地从屏风后立起身,沉声应道:「是我!」
  黄蕾猛一扭头,恰好和我打了个照面。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又愤怒、又厌憎、又轻蔑,冷声斥责道:「你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是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我不答腔,瞇起眼细细的打量着她。在这样近的距离之内,我发现她的容颜略略有些憔悴了,原本灵秀的大眼也有点儿浮肿,眉宇之间更是带着隐隐的伤痛凄楚之色,彷彿在忍受着莫大的悲哀。
  ──前几天郝副处长和陈志豪的所作所为,一定使她从心灵到肉体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对这样一个女孩子下手,会不会太过分了呢?没等我琢磨过来,黄蕾已沉下了俏脸,冷若冰霜的呵斥道:「听到没有?滚出去!再不滚我就要叫保安来了!」边说边下意识的把浴巾裹的更紧了些,一脸深恶痛绝的表情。
  我的火气腾的窜上来了,仅有的一点怜惜也消失的无影无蹤,这一瞬间我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收拾教训她,于是阴森森的说:「要滚的是你,不是我,这是我订下的房间,不信你打电话问问……」
  「胡说八道!」黄蕾不屑的撇了撇嘴,蔑视的说,「这间房明明是我朋友订下的。哼,撒谎也不想个像样点的理由,笨蛋一个!」
  「我聪明的蕾姐,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指着桌上的照片,嘲笑的说,「我给你送了一份这么贵重的礼物,还不能使你对我增加一点基本的信任吗?」
  这句话像是一记声势惊人的重击,把她打的全身一震,双目中流露出惊疑害怕之色,颤声说道:「你……你是从哪里捡到这些……这些……」
  「不是捡到的,是有人扔出窗外给我的!」我得意的向黄蕾身边挨了过去,口舌轻薄的调笑说,「来,坐到我身边来呀!我跟你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黄蕾吓的饶着圆床退到了另一边,尖声叫道:「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喊了。」
  我一屁股坐到了桌上,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欣赏着她那如同小兔子般惊慌失措的神态。由于举止的忙乱,她的浴巾不听话的敞了开来,脖颈下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了我的眼中,形成了一副无比诱惑的香艳图案。
  「实话告诉你,5月13号那天,我亲眼目睹了一切!」我一边用贪婪的目光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游走,一边语气沈缓的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从头至尾的复诉了一遍……
  黄蕾越往下听,俏脸上的血色就褪去了一分,等我全部说完后她面如死灰,喃喃道:「难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相机了,原来是落到了你的手中!你……你準备检举我吗?」
  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只要你乖乖的听话,那就一切好商量!否则……」我故意的顿了顿,尽力的沉下了脸,厉声道,「后果如何你自己知道!」
  她打了个寒战,那总是高傲的扬起的头终于低下了,表情呆滞的凝望着脚下的地毯。随着光阴的流逝,她的眼圈慢慢的红了,一丝丝朦胧的水光在眼帘中轻微的泛动,俏脸也愈发的苍白,浮现出了软弱的神色。看样子她的自信心已经在一点点的崩溃,再也无力反抗我的淫威了。
  我大模大样的站了起来,得意洋洋的向黄蕾走去。她眼看着我一步一步的逼近,娇躯像是秋风中的枯叶一样瑟瑟发抖,双腿酸软无力的连逃跑的勇气都丧失殆尽了。当我凑到了她的身边,闻到了那混合着沐浴露与少女体香的淡淡气息的时候,满腔的邪念就如火上浇油般爆发了……
  一股热流从胸腔间升起,汹涌的撞入沉甸甸的头颅。我暗哑的吼叫了一声,粗暴的伸出双手,迅捷无伦的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于是这块遮挡身体的重要物件,就这样悄然无助的掉落到了地毯上。
  「嘘……」我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原来她身上还穿着乳罩和内裤,但是这两块薄薄的布片,又怎能遮挡住成熟的肉体和外洩的春光?在那紧紧包裹住双峰的乳罩尖端,两颗乳头微微的凸起,显示出了诱人的形状。而那纯白色的内裤,则在未擦拭乾净的水滴侵蚀下几近半透明,大腿根部的结合之处尤其香艳,竟透出了一小块淡淡的黑色来。
  「蕾姐,你好漂亮啊!」我由衷的说,左手按到了她的嫩滑的肩上,右手逗起她的下颔,慢慢的伸嘴去吻她。
  眼看我就要香到她那娇艳的红唇时,黄蕾的娇躯猛的一震,彷彿从睡梦中惊醒。她甩开了我的手,从我的臂下翻滚了出去。我慾火大炽,一把抱住了她的纤腰,用力的将她拉回我怀里,想要强行索吻。她气的脸色发白,扬起手「啪」的赏了我一记耳光。我被打的一怔,她的人已趁机滑如游鱼般的挣脱了我的怀抱。
  「你这个魔鬼!卑鄙的流氓!」她娇怯怯的站立在地上,俏脸如霜,羞愤的颤抖着身子痛斥说:「你别想威胁我!要告发就去告发吧!快滚!我宁可蹲一辈子监狱,也不愿让你这畜生碰到我一根手指!」
  「好!有本事你就别后悔!」我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转身朝外走去,心里懊丧的要命。他妈的,这女孩好棘手,就像个带刺的玫瑰一样,随时能扎的你鲜血淋漓。唉,难道我终究还是败在她手里?难道希望仍是一场空?我心有不甘,边走边恶毒的说:「黄蕾,既然你自寻死路,就怪不了我心狠手辣了。你和陈志豪都洗乾净屁股準备坐牢吧!到监狱里发你的出国梦吧,哈哈哈……」
  我嘴里信口开河,心里却盼望黄蕾会回心转意的叫住我。可是就快走到门口了,身后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控制着自己没有回头去看她。只要我一回头,她就会在气势上佔了绝对的上风。这是一场无言的斗争,比刚才的唇枪舌剑还要激烈和残酷。轻轻的脚步声就像轰然的响雷,一下下的踩在我的心头上。
  从房间中央走到大门口,不过只有十来步路(而且是小步)。很快的我的手已触及了门把,这一瞬间我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看来,这一仗我又输了!她最终都没有向我屈服!
  我凝重的、缓缓的拉开了门……小说已经到了尾声,本来想修改的更好一些才拿出来发表。可是改来改去,始终是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再拖下去只有更糟,只好先扔出来再说了。剩余部分我会尽快的贴出,好在结局人人都猜的到,相信大家再等待几天也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