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催眠母女

催眠母女

时间:2018-08-09 天气冷冷的,整个城市灰濛濛的一片,就好像困在一个迷雾里无法自拔。
国宁正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向他大学附近的一个家庭冲去,心里面不停的想千万不要丢了这份得来不易的家教。但当他準备按铃的时候,他觉得有一点不对劲,门为什么没有锁呢?于是他左手握着女友才送没多久的瑞士刀,右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进客厅,没人。但他听到主人房里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声单。接着,他就轻轻的走向主人房,看到了让他惊呆的一幕。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国宁在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叫声,然后他便看了画面,只见他的家教学生陈小影,像昏迷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在她身上坐着的人是居然是她爸爸的朋友——唐天明。而更奇怪的是小影的妈妈就坐在床边看着这一些的发生而无动于衷!国宁当场就吓坏了,想立即离开,但却在转身的时候意外的推开了房门。
谁?唐天明大叫。
国宁看看四周根本就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便索性走进房间。我,国宁说道。
唐天明冷冷的笑道:你呀,我都忘了你今天要来帮小影补习了。
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呢?难道陈妈妈你也不管吗?国宁说完后上前推了推陈妈妈,,但奇怪的是他怎么推她,陈妈妈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国宁听到唐天明的声音,你是推不醒她的,她现在除了我叫她之外,她对外界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你对她做了什么?国宁问。
没做什么,只是把她们母女俩都催眠了而已。唐天明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往上套。
催眠?国宁问。
对呀,就是催眠。唐天明说道。想想,当一个忠贞的女人背叛了她的忠贞,她会变成怎么样吗?就是任人凌辱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行,这件事我得告诉陈爸爸。国宁说。
国宁,你要想清楚,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陈爸爸的话,你认为陈爸爸会怎么做?他一定会来质问我,我当然会加以否认,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的身上。以我和他几十年的交情,你认为他会相信我,还是要相信你?到时,你没了这份家教事小,你的名声可就完了。
你!国宁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吧?唐天明说。
你想怎么样?国宁说。
我教你催眠术,然后你辞掉这份家教,我再给你找一份。唐天明说。
不要,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就算不告诉陈爸爸,但也不能让你这样下去。国宁说。
年轻人,女人是一样好东西,尤其是在她对你言听计从的时候更是可爱。唐天明说道,看看他抚摸着小影妈妈光滑的乳房,她很美吧,吹弹可破的皮肤,成熟性感的身体,抚媚的神态,还有这个翘翘的臀部。。。唐天明的手说到哪里就抚到哪里。更是我的最爱啊。
但这样做真的是不对的。国宁仍在坚持。
得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对和错,只要让自己活得高兴就行了。现在莉萍,去和国宁接吻。唐天明命令陈妈妈道。
是,主人。陈妈妈用着平淡的声音回答到,然后才起身慢慢的走向国宁,但眼睛里并无任何的焦点。
不,陈妈妈你不要过来,不。国宁惊慌的说道。
这时,陈妈妈已经走到了国宁的跟前,踮着脚準备和国宁接吻。
不行,不行,不…国宁原来抗拒的声音,在碰到陈妈妈的双峰后也渐渐消失了。
是的,是的,国宁。看看你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很迷人,是不是很性感。
国宁在脑里大声的喊:不是。但实际上他的眼睛只是愣愣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陈妈妈的漂亮的脸,手里只能感到陈妈妈双峰带来的震憾。
莉萍,为国宁口交。看到他们接吻后,唐天明又对陈妈妈下了另一道指令。
是的,主人。陈妈妈回答。
这时国宁感到嘴唇失了温度,但下面的肉棒却有了热度。只见陈妈妈用自己的小嘴尽可能的吞下国宁已膨胀了的肉棒,一下一下又一下。
天啊。。。天啊。。。。。。国宁喊道。
很爽吧,你还要不要告发我?唐天明在国宁的耳边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陈妈妈。
不…恩…不…不说了。国宁痛苦的说。
那就一起玩吧。唐天明说完后,便让陈妈妈为国宁继续口交;而自己又去找可爱的小影妹妹继续着爱做的事。
啊!在一声怒吼后,国宁把精液全部都射到了陈妈妈的嘴里,但却有一大部分的精液从陈妈妈的嘴里又流了出来。
啊!另一边的唐天明也在陈小影的口交中达到了高潮,但他却把精液射在陈小影的体内。
事后,教我催眠吧,然后我辞职。国宁看着赤裸裸的陈家母女说道。
怎么想通了?唐天明吐了口烟说道。
你教不教吧。国宁说道。
教,不过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再回到这里,陈家母女只能是我的。唐天明说。
好,君子一言国宁说。
快马一鞭。
国宁,这两天你怎么不去做家教了呢?国宁的女友丽芬说。
没什么,他们家说不用家教了,所以我也就不用去了。国宁回答。
好好的怎么会这样?那你现在準备怎么办?丽芬一边说一边在写着报告。
就这样子吧。国宁说完后对着丽芬的侧脸略有所思。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有事吗?丽芬问。
没事,你写报告吧,我们聊聊天。国宁说道。
好啊。国宁说。
你现在读得怎么样?我若无其事的问道。
丽芬先抬起了头,还不错,这个学期的课程我听得还算明白,我想我现在写的这份报告应该会有个不错的分数。
不休息一下吗
丽芬头都没抬的就否决了我的提议,不可能,这样我的思路会断掉的。
你已经写了多久?
三个小时了吧。
喔,算了吧,你需要休息一下了,这样下去你会累垮的。
丽芬仍低着头,不用,我是认真的。
你知道这样写出来的报告是很差的,我们去喝杯东西,一小时不会影响什么的啦。
我不理你了...丽芬回答。
来吧。
我什么都听不到。
我不知道你怎么可以这么久都不休息,这种报告我只要写一两个小时就会觉得脑袋变得木木的,我可以想像的到,你现在用那双疲倦的眼睛盯着那些字有多么的困难,也许你已经觉得那些字都混到了一起,愈来愈模糊。
我听不到你。丽芬说着,试着不听到我说的话。
不,你听的到我的,你可以看着你面前的字也同时注意着我的声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你那疲倦的双眼看着桌上的书并倾听我的声音,你觉得好困,丽芬。你必须要眨眨眼,因为读着这些书然后再一段一段的抄在你的报告上让是多么的沉重而疲倦。
丽芬眨着眼,而且当我继续说着,她眨眼的次数愈来愈频繁。
我没有在听。
你有的,你的身体也是,它知道写报告有多么累人,我知道你的双眼感到多么的沉重,你觉得很勉强才能睁着眼睛,不断的眨眼,我知道你的眼睛好疲倦,你已经无法看清面前的字了,你只能看到一团黑,我知道你看了很多书,但现在你只想要睡觉、想要放鬆,我知道你觉得你的脖子好累、觉得你的头好沉重,如果你合起书本,你就不需要再看着那些字了,你可以马上睡着,因为你觉得好困、好疲倦。
我走到丽芬身边帮她盖上了书,并且在她耳边轻轻说着,睡吧。她眨了几下眼试着要抗拒,但终究还是闭紧了双眼,趴到了桌上睡去。
非常的放鬆,没有什么事会让你困扰,事实上,当我数到三,你会放鬆到完全的失去知觉,失去你的听觉、你的触觉、一切会打扰你睡眠的东西,除非你听到我叫你的名字,一、很深很深的放鬆,二...非常的深沉...三。
这时丽芬已经完全熟睡了,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国宁对丽芬下着建议。
丽芬,你仍然完全的放鬆着,但你会很仔细的倾听我的声音,它会帮助你更加的放鬆,你是可以信任它的,因为它是让你如此的温暖和轻鬆。你什么都不需要思考,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听懂了吗?国宁说。
听懂了…丽芬慢慢了吐出了几个字。
你叫什么名字?
丽芬。
有男朋友吗?
有。
几个?
两个?
国宁愣了一愣,心想:好啊,你居然一脚踏两船。
是谁?
国宁和天美。
天啊!天美这么柔柔弱弱,斯斯文文的一个小女生居然是同性恋!不会吧!可怕的是丽芬居然是一个双性恋,而国宁居然还要和一个女人争夺女朋友?!
国宁终于明白唐天明的思想,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有真正的对和错,原来以为对自己忠贞的女朋友居然还是个双性恋,这点让国宁心里极其震动。国宁当下就有了主意。
丽芬,你明天有课吗?
有。
要上到什么时候?
中午。
好,明天你约天美来我这里,告诉她你有个意外惊喜要给她。
好。
你要回答’是’。
是。
记住,明天我不在这里,你带她来的时候就命令只能呆在客厅,其他哪里都不想去。而你就直接进来房间,而且还要把房门锁上。知道吗?
知道。
好了,丽芬,叫起来。国宁交待完事情便準备对丽芬进行下一步的计画了。
是。
国宁看着站得直直的丽芬,想也不想便把双手覆盖在丽芬发育良好的乳房上。
丽芬,你现在觉得很热,要去洗澡,把衣服脱了吧。
是。于是丽芬便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散落在地上。在準备开热水器的时候,国宁开始下命令了。
丽芬,睁开你的眼睛,但你还在深深的催眠状态中,不会清醒过来。
慢慢的,丽芬张开眼睛,呆滞的凝视着国宁。
过来,跪在我的面前。
是丽芬没有任何犹豫,直直的走到我的面前。国宁低头看着这个平时连接吻都会脸红的女朋友,有一种征服的喜悦,国宁握着火热的肉棒,将它凑近丽芬的唇边。
看着它,它是你一切快乐的源泉,你要温柔而且小心的含着它,含得越深你就会越快乐。
丽芬张开了嘴巴将国宁的肉棒含了进去,一开始国宁只是让她用舌头挑弄着他的肉棒,没多久后,国宁便感到下体一股力量像火山快爆发似的强烈,国宁粗暴的压着她的后脑,将肉棒深深的顶入她的喉咙后说:吞下它,丽芬,你会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甜美的味道。
丽芬只能发出一些咕噜的呻吟,接着国宁将压抑已久的白色液体射进她的嘴里,将肉棒抽了出来。
这时国宁开始慢慢的调整呼吸,当他觉得呼吸没那么急促的时候,便开始对还在跪着的丽芬下着催眠指令。
丽芬,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看着我…国宁开始对丽芬进行洗脑。
我是你的主人,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你听到’美丽无限’,你马上会进入到像现在深深的催眠状态当中,沉沉的睡去…知道吗?如果你的心中敢尝试抗拒的话,我会让你全身马上会进入非常冰冷的地狱里你只要超出我设的界线,都将会全身痛苦不堪……明白吗?
是的,主人。丽芬说。
记住…重複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国宁说。
美…丽…无…限…我要服从…丽芬喃喃的说。
你会完全的信任我,什么都会听我的。知道吗?国宁说。
是的,主人。
你将会在我弹一次手指后,开始从十数到一然后醒过来,你只是记得刚才一直在写报告,只是写着写着你睡着了,然后在醒来后会感到非常的轻鬆,但是你会完全想不起催眠中所发生了任何事情,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催眠,其他的东西都会完全的忘记。国宁说。
完全…忘记…忘记…丽芬恍惚的重複着命令。
乖国宁说完后便抱起丽芬準备进房再来一炮。。。
天美,去我男朋友那里玩吧,我有东西要给你。丽芬搭着天美的肩膀说。
真的吗?好啊。娇小的天美说。
天美是一个斯文,娇小可爱的女孩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却很高。一头乌黑的长髮常常就在她高耸和坚挺的双峰上,而且36D的罩杯更是让很多男人不能一手掌握。细细的腿虽然不够那些长腿美眉有看头,但她利用短裙使自己的腿看起来能更长一些,而且这些短裙往往都有走光的可能,总是让人有着无限的期待。
那就走吧。丽芬拉着天美的手就走了。
两人边说边笑的一路走来,引来不少男性目光的关注,但她们两个却并未因此受到影响,一直往丽芬的男朋友—–国宁的小家走去。
你先坐着,我进房间拿给你。丽芬打开门后对天美说。
好天美笑笑的回答道。
丽芬也笑了笑后便打开了房门,然后关上并且上锁。刚转身,就看到了国宁,丽芬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便听到国宁说:你有’美丽无限’这本书吗?
丽芬睁大了眼睛,而眼神却变得虚无和空洞起来。
很好,我的丽芬。来笑一个给我看看国宁看着丽芬说,丽芬笑了笑,但笑意并未传到她已经呆滞的眼睛里。
不,笑得自然点,来,再一个国宁说。接着丽芬再笑了一个。
好,乖,把这本书拿给天美。国宁递了一本有点厚的书给丽芬。
是,主人。丽芬接过书,转过身,準备开门。
等等,当天美接过书后,你就一数到五,然后就会进入更深的睡眠。除了我喊你的名字之外,任何声音你都听不到,而且只有我对你’美丽无限’这四个字才会进入这种深深的状况,知道吗?国宁突然想起昨晚所疏忽的东西,便叫住丽芬,补充昨天的指令,以防有人对丽芬说出这几四字时,丽芬也会有反应。
是,主人。丽芬说。
好了,去吧。国宁说。
接着,丽芬便笑着打开门,去给天美惊喜去了。
丽芬,就是这本书吗?里面有什么啊?天美看到丽芬递过来的书后问。
你看了就知道了。丽芬平板的说。
天美虽然觉得怪怪的,但还是接过了书,然后打开。原来这本不是书,只是一本外壳象的书的盒子,里面左右各有一个圆盘,当被打开后,这两个圆盘就会自动的转动起来。天美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睛离不开了这两个圆盘,她用尽最后的力气问丽芬:丽…芬,这是什么……丽…芬?
这时的丽芬已经数完了数,进入到更深的催眠的状态,只见她头垂到了胸前后,然后软软的站着,只要一有任何的推力,便会倒下。
而天美在没有得到丽芬的回复后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她已经陷了这两个旋涡,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国宁在房间里听到这样的问话后,便笑着出了房门,看了看呆滞的丽芬,然后绕过她。坐到了天美的旁边,抚摸着天美白白的大腿说:很美妙吧,看着它是不是觉得越来越放鬆…越来越舒服…越来越放鬆…越来越舒服…深深的…深深的…。
天美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头垂得越来越低,脸部就快粘着圆盘。
看着我,天美。国宁命令着,是了,仔细的看着我,看着我并仔细的听着我的话。然后把圆盘从天美的手上移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但并未关闭还在转动的圆盘。
是的……天美小声的说着,让目光移到国宁的眼睛。
我们要好好的交谈一下,天美,国宁说着,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会诚实的回答我,你只能完全诚实的回答我,因为你知道说谎是不对的,而且你可以完全的信任我,我们已经认识好多年了,所以你知道你什么都可以告我。
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没错,你什么都会告诉我,诚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而且当你每次回答我之后,你都会觉得很愉快,国宁狡黠的笑着,「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愉悦,天美,回答我的问题让你觉得很兴奋。
国宁开始问她一些琐碎的问题,像是她的名字,还有今天做了什么等等,他可以看到天美的表情愈来愈放鬆,嘴角还漾起了淫蕩的笑容,他知道他给她的指令确实发生了效用。
天美,你喜欢男女之间的性交吗?国宁开始转移话题。
不…喜欢。天美回答。
为什么?国宁问。
男生…好髒。天美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天美,这样是不对的,记住是不对的。国宁说。
不对的…不对的…不对的。天美呆滞地说。
男女之间的性交是伟大的,天美,性,是一种很美妙的东西。其实女人是为男人而生的,而你就是为我而生的,你是我的性奴隶,知道吗?国宁开始对天美进行洗脑。
我…我…我…。天美想说不是,但是又反抗不了国宁强大的催眠力量。
放轻鬆,放轻鬆,你可以相信我,看看这美丽的圆盘,它会带走你所有的烦恼,你可以回答我问的任何问题,因为这会让你很快乐,你会听从我的任何建议,可以把自己交给我,因为服从我会让你变得很舒服。
舒服…舒服…。天美慢慢放鬆着自己的表情。
然后国宁不断对天美重複着建议,等他看到天美的表情回到之前那种完全放鬆的状态时,国宁就就对天美下着另一道建议。
乖,跟我说,我是国宁的性奴隶。国宁说。
我是…国宁的…性…奴隶。天美机械的说。
再说一遍
我是国宁…的性奴隶。
再说一遍
我是国宁的性奴隶。
国宁冷冷的笑着,他知道天美已经完全接受了他的建议,也就是说他又多了一个性奴。
天美,我是你的主人,老师,情人;你会完全的服从我。国宁说。
服从你。天美说。
来,告诉我,我是你的什么人?国宁问。
你是我的主人。天美回答。
国宁是谁?国宁问。
国宁是主人。天美说。
乖,告诉我你现在需要什么?国宁问。
我需要性天美回答。
你现在全身都要舒解,是吧。国宁开始抚摸着天美的胸部。
是的,是的,是的。天美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丽芬,睁开眼睛,看着我。国宁这时突然喊到。
丽芬睁开眼睛,无神地看着她的主人。
现在我对天美做的任何事你都会记住是我对你做的,而且身同感受,知道吗?国宁说道。
是的,主人。丽芬回答。
接着,国宁便指挥着天美把丽芬,他和自己的衣服都脱了,然后坐上天美的大腿,还刻意地露出了天美的脸部,以便让丽芬看清天美的表情。
国宁感到下体不可思议的肿胀着,在没有任何爱抚的动作下,就大刺刺的将阴茎插入天美的体内,疯狂的抽插着。
而在国宁的指令下,天美感到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她不断的喊着,最后全身痉挛、抽慉、颤抖着,国宁抬起头,看着天美正翻着白眼,怕她脱离控制,便命令天美睡去。他回头看看丽芬时,丽芬也是全身僵硬,流着口水。然后他便命令丽芬跪在他的脚边把头枕在他的腿上,而他自己则把头靠在依然昏迷的天美胸前一对高耸的酥胸上,一双手则爱怜的抚摸着丽芬的一头秀髮,沉沉地睡去了……
电话的铃声吵醒了国宁,国宁懊恼的想着为什么没让她们两个关掉手机,但他发现原来是他的手机在响,他接听后发现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国宁啊,我是小影同学的妈妈——傅阿姨,你还记得吗?
哦,记得,有什么事吗?国宁想应该没有人,尤其是男人会忘得了那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寡妇吧。
我听说你不教小影了是吧,那你可以过来教我家小静吗?傅阿姨说道。
可以啊,什么时候开始?国宁问。
就明晚吧,你要算我便宜点哦,你知道我们孤儿寡母的。傅阿姨说道。
好,没问题,告诉我一下你的地址………,好,我知道了,那就明晚见吧,傅阿姨。OK,好,再见。国宁说。
国宁挂了电话后,看了看还在沉睡的两个美女,便坐到沙发对面的茶几上,拿起一直在转动的圆盘,準备唤醒两人。
丽芬、天美、仔细听我的声音,你们将慢慢从沉睡中醒来,你们将清楚的听到我说的每一件事情,当你们张开双眼时,依然是在处我深深的催眠控制中,明白吗?
……是……催眠中的二人赤裸着娇躯像木偶般的回答着。
张开你们的眼睛看着我。国宁指挥着。
丽芬和天美勉强的睁开困乏的双眼,当她们不约而同的看到主人手上的那个转动的圆盘时,二人的眼神如同中邪似再也无法转向它处……
国宁继续着他的洗脑工作:仔细的看着我,听着我的声音……
我是你们的丈夫,主人,你们必须服从我,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一听到’美丽无限’后就不可以违背我的命令,如果你们心中尝试抗拒的话,你们全身马上会进入非常…僵硬…全身冰冷…痛苦不堪…明白吗?
是的…主人。
当然,我们之间的关係是不可以…也不会对任何人提起的,了解吗?
是的…主人。
你们生来就是要取悦我,服侍我,这是你们生存的意义,知道吗?
是的…主人。
好,现在都走到我面前然后跪下。
丽芬和天美都跪在国宁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国宁的肉棒。
来,温柔的服侍它,它是你们快乐的源泉。
没有声音,两个没有思想的女生就这样温柔地一下一下地舔着她们面前的肉棒。
乖,你们就快有同伴了。说完,国宁痴痴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