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六章 中日友好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六章 中日友好

时间:2018-09-23 香奈穿了一条低腰的碎花儿长裙,浅灰色的纯棉小T-Shirt,外罩一件白色的牛仔短上衣,白鞋白袜,跟普通的北京都市少女没有一点儿区别。侯龙涛把手放在她的腰际,摩挲着平平的小腹,一根手指轻轻的按压肚脐儿,另外一支手是在她的臀腿间活动,「好香奈,是在医院被人欺负了吗?告诉我。」
  「我……」香奈咬着微颤的下唇,伸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双眸中儘是忧伤的眼神,「涛……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谢谢你带给我的快乐,是你的温柔才使我心灵上的创伤癒合,我……我……」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说这些干什么啊?我喜欢你,自然要让你快乐了,有什么谢不谢的?」
  「涛,我不想离开你……呜……呜……我不想离开你……」香奈把头埋在男人的耳边,开始痛哭,双肩不住的抖动着。「唉,」侯龙涛轻抚着她的后背和半长的黑髮,由于被女人的情绪感染,脸上也出现了淡淡的忧伤,「傻瓜,不想离开我就不要离开我嘛,你不是还要再在北京留几个月吗?到时你要是真的捨不得我,咱们再想办法。」
  「没……没时间了,没时间了,」香奈轻声的呜咽着,「大使……大使馆通知我们,后天就……就回国……回国,不得以任何……任何藉口逗留……后天啊……」「为什么!?」侯龙涛吃了一惊。「不……不知道,大使馆派来通知我们的人没说,他不说,只告诉……只告诉我们是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安全。」
  爱上侯龙涛,却被迫要和他分离,这种感觉陈曦最清楚,陈倩也不是一点儿没有体会过,香奈的话一出口,两个女人立刻产生了的共,起了同病相怜之心,一时也顾不得生他们的气了,更何况侯龙涛刚才用的词儿是「喜欢」而不是「爱」,姐妹俩已经赢了。陈倩蹲了下去,扶住香奈的腿,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以这种形式来表达同情。
  「你不用着急,涛哥一定会有办法的。」陈曦去给香奈倒了杯水,在她心心,侯龙涛是无所不能的。「真的吗?」香奈满怀希望的盯着男人,「涛……」这回轮到侯龙涛犯难了,他虽然很喜欢香奈,但和对其他女人的感情比起来,毕竟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他不想因为要把这个日本姑娘留在身边而又在众女间造成麻烦,一个没出现的张玉倩就已经让他受了不少「数落」了。
  「老公。」陈倩捏住了男人的肩膀。「嗯。」看到自己心中女神认可的眼神,侯龙涛点了点头,「办法有一个,但无论如何,你也是一定得先回日本一段时间的。」「你说,你快说。」香奈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忧伤的表情也退去了一点儿。
  「其实很简单,我可以聘请你做我的私人护理,或是东星集团的专职护士,这样你就可以用工作签证留在中国,当然了,这都得以你辞去在日本医院的职务为前提,而且需要一段时间来办理,所以你还是得先回去。」侯龙涛对这事儿有一定的把握,因为刘南的工作签证就是「常青籐」办的,交给他就行了。
  香奈立刻就破涕为笑了,捧着男人的脸一通亲吻。陈氏姐妹也露出了笑容,有些人就是招人喜欢,可能这个日本姑娘就属于那种人。「哼哼,又哭又笑,弄成个大花脸,都多大岁数儿了?」侯龙涛把小护士从腿上放了下来。「我……我能去洗洗吗?」香奈看了一眼陈倩。「就在那儿。」陈倩指了指洗手间。
  等香奈离开了,侯龙涛把两姐妹搂到身前,「你们不怪我了?」「怪你什么?怪你太招女人喜欢吗?」「唉,你这个花心大罗,真要怪你还不早就怪了,还会跟着你吗?」姐妹俩的语气都是哀哀怨怨的,听得男人是一阵自责、一阵怜惜、一阵感动、一阵欣喜,圈着二女的胳膊紧了紧。
  陈倩和陈曦同时抬起了头,两条香滑的软舌一起在男人的嘴边戏耍着,侯龙涛也不示弱,低头轮流吮吻姐妹俩白皙的脸颊、脖子,还把手伸进她们的裙子子,不规矩的揉捏她们光滑的屁股,用手指在她们的臀沟沟这儿抠抠、那儿捅捅,没两下儿就让她们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娇声。
  香奈从洗手间间出来了,第一眼就看到三个人抱在一起的样子,那两个女人脸上都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更显得妩媚艳丽,修长的玉腿、圆翘的臀峰、挺拔的胸脯儿,样样都是那么的完美,她身为女人,看了都有点儿动心,更别提那个左拥右抱的男人了。
  小护士一方面被眼前的「美景」所迷,另一方面不禁从心底生出些许自卑,她知道,如果这两个「天朝美女」是日月的话,自己最多也就算是寸烛之光,岂敢争辉。同时,她也更加感激侯龙涛了,他能将温柔分出一丝给自己,足见他对自己不光是野兽般的欲,还有人性中的情与爱。
  香奈低着头,双手握着放在小腹前,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男人才发现她已经回到了身边。侯龙涛把手从陈氏姐妹的短裙中抽了出来,改成搂着她们的小蛮腰,转过身来,「这么半天了,还没给你正式介绍呢,这是陈倩,你的小倩姐姐,这是陈曦,你的小曦妹妹,一会儿你们姐姐妹妹就得一起跟我亲热,哈哈哈。」
  「你没有点儿正经的吗?」右边的陈倩掐住了男人的腰眼儿。「唉呦……」侯龙涛向边儿上一躲,可左边的陈曦也伸出了手,「你这个死人头。」「唉呦,唉呦,疼,疼,疼,香奈,还不来救我?」香奈看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自己也真想加进去,眼睛瞄上了男人跨间那根高挺的阳具,「大爷,我让你舒服。」她上前一步,蹲了下去。
  「噢……」侯龙涛低下头,只见小护士已经开始吸吮自己的老二了,但自己男根的尺寸对于她那张樱桃小口来说,实在是太粗大了,她最多也就能把龟头后两、三米的地方含进嘴嘴,但她的口腔腔温热湿润,加上灵活柔软的小舌头、一双向上望着、充满情意的杏眼,也足以让男人开心了。
  陈倩和陈曦都没想到香奈会这么直接、这么大胆,也许是民族差异吧,但姐妹俩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因为侯龙涛已经开始一刻不停的轮流亲吻她俩,嘬她们的舌头,姐姐被吻到大脑缺氧,就轮到妹妹被吻,等男人离开妹妹,再次回到姐姐的嘴边时,她的呼吸还没来得及调整均匀呢。
  香奈一手手着青筋暴突的阴茎,一手托着两颗健身球儿般的睪丸,她歪着头,把小「信子」伸在口外,舌尖儿上挑,顶在龟头后面的肉沟沟,左右滑动。她从眼角儿的余光可以看到陈倩那双美腿是稍稍弯曲的,还在不停的轻微打晃儿,再一看陈曦,情况完全相同,她知道姐妹俩是被吻得陶醉了,她也想,她也想那种被侯龙涛热吻的甜蜜感觉。
  小护士站了起来,双手爱恋的在侯龙涛的腹肌上抚摸,「大爷,咱们去卧室吧。」「你领头儿啊,左边那间屋子。」「嗯。」香奈拉着男人的大鸡巴,慢慢的移动起来。侯龙涛搂着软软的靠在自己身上的姐妹俩,紧跟在她身后(想不跟也不行啊)。
  到了卧室,男人坐在床边,陈倩和陈曦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把腿蜷上了床,她们想继续和爱人进行「口舌大战」,但却被日本妞儿捷足先登了。香奈跨坐在侯龙涛的大腿上,抱着他的头就亲了起来,香香的小舌头探入他的口中,紧紧的缠住他的舌头,「吧叽、吧叽」的热烈接吻声随即响起。
  刚开始陈氏姐妹还没觉得什么,相视一笑,知道这个姑娘是太想自己的爱人了,可三四分钟之后,他们还没结束,陈曦的小嘴儿可就噘起来了。就在两姐妹有种上去争宠的冲动时,香奈一下儿从男人的身上蹦了下来,向后退了两步,「呼呼」的喘着粗气,秀气的脸庞上潮红一片,双眸中儘是性感的眼神。
  「脱了衣服吧。」侯龙涛盯着小护士,舔了舔嘴唇儿,双手却轻轻的把陈氏姐妹背后的拉链儿向下拉。陈倩和陈曦则开始在爱人的脖子、脸颊上舔舐,还一起将舌头插进他的两个耳孔孔搅动。香奈扭动着身体,用很撩人的动作把衣服裙子全脱了,只剩下带白花儿图案的耦合色乳罩、内裤,白色的薄棉袜,她再次跪到了男人的腿间。
  侯龙涛这回完全採取被动,任凭姐妹俩施为,她们舔够了男人的耳朵,就又开始向下吻,一直到双双将他的乳头含到了嘴嘴,她们的嫩舌灵活的画着圈儿,香唇温柔的吸吮,两双美目中秋波流动。侯龙涛被上下夹攻,好不享受,上身向后一倒,就躺在了床上,陈氏姐妹也被他拉得卧了下去。
  香奈此时正好是把肉棒向外吐,大鸡巴往上一挑,一下儿就完全脱出了她的檀口,她刚想追上去再为男人口交,他却用腿挡住了阴茎。侯龙涛倒不是故意的,只是侧身抱住了陈倩,如同吸血鬼般吻住了她的喉咙,手也伸进了她的裙子子,中指轻轻划开她柔软的阴唇,指腹若有若无的点触着她湿腻的阴道口儿。
  「哼……呼……老公……老公……放……放进来……啊……」陈倩轻合眼帘,口中吐出了火热的香气,她的左腿被男人压住了,但另一条腿是自由的,她把右脚上的高跟鞋在床沿儿上刮掉,右腿不停的一伸一缩,借此来使自己的大、小阴唇扭曲,以减轻体内的酥痒,可却达不到目的,腰身也开始蠕动。
  「倩倩,你真紧,好湿了,不害羞啊?」侯龙涛的手指缓缓的向女人的体内深入,爱妻的小肉孔弹性极佳,虽然只有一根手指,仍是被阴道内的膣肉死死的缠住了,腔道的尽头好像是有一扇抽风机一般,不断的将侵入之物向向吸,如果不用力的话,还真拔不出去。「你……坏老公……」陈倩撒娇般的捶打了男人几下儿。
  陈曦想要压到爱人的身上去,一收腿,却没收动,低头一看,自己的两个脚踝都被香奈抓住了,她以为小护士只是想借力上床,也就没多想,乾脆从后面抱住侯龙涛的腰身,就这样扭身在他的虎背上吻了起来。她忽然觉得小腿上一湿,再一看,只见香奈已经开始隔着丝袜、顺着自己的小腿向上舔舐了。
  原来小护士口交不成,一斜眼就看到了陈曦那双被高跟鞋和薄丝袜「保护」着的美脚、美腿,显得那么漂亮、那么诱人,虽然她从来没跟女人玩儿过,但侯龙涛曾经讲过他的女人们是如何「和睦相处」的,她知道自己要想真正成为她们中的一员,一定要过这一关的,好在对象是一个顶级的美女,还不算太为难。
  香奈的举动并没有让陈曦太惊奇,只要是侯龙涛的女人,她心理上就不会有什么碍,只是小护士还有点儿放不开,嘴唇儿、舌头和手上都不大敢用力,造成陈曦被弄得痒痒的,开始时香奈舔的是小腿,女孩儿还能忍着继续亲吻侯龙涛,可轮到敏感的大腿时,她可就受不了了,「嘻嘻」的笑了出来。
  香奈自觉可能是有什么做得不对了,小脸儿涨得通红,乾脆直接把手按在了陈曦被柔软阴毛覆盖着的阴阜,一根手指不偏不倚的压进了阴唇间,在从包皮中探出头儿的阴蒂上搓了一下儿。「啊!」陈曦只觉自己被电了一下儿,娇柔的身体猛的一颤。香奈可不知道她「一碰就蹦」的「毛病」,一时有点儿发呆。
  「怎么了?」侯龙涛转过头来,一看两女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啊,敢欺负我的小宝贝儿。小曦,我替你报仇。」他扔下了已经被抠得浑身打颤的陈倩,一把将还不明所以的香奈拽上了床,跪到她白嫩的双腿间,利落之极的扒下了她的小内裤,「小曦,还不帮忙?」说完就把舌头顶进了小护士的缝儿内。
  「啊……大爷……啊……啊……」香奈抓住侯龙涛的头髮,立刻就欢叫了起来,男人的舌头真是太神奇了,虽然插入的不深,但却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快感,其实更多的是她的心理作用,被人疼爱的感觉总是甜美的。陈曦看着新姐妹舒服,自己也挺高兴的,她拉起了香奈的一支手臂,按在床上,推开她的一个罩杯,将一颗奶头儿连同凸起的乳晕一起含入了嘴嘴。
  陈倩已经从刚才并不是很强烈的高潮中恢复了过来,她一翻身,推开了香奈的另一个罩杯,开始用粉红色的舌头挑动她的奶头儿。姐妹俩对小护士雪花梨形的乳房很感兴趣,特别是那凸出的乳晕,侯龙涛其他女人的胸部都是碗状或者球形的,今天可逮着一个新鲜的,自然要好儿好儿的玩耍一下儿。
  「神啊……嗯……大爷……」香奈都要发疯了,身体最敏感的三点都被舔吮,乳房被两支柔软的手掌揉捏,屁眼儿和阴蒂也被手指玩弄着,她双眼紧闭,双臂被压着,不能活动,双手却一下儿儿拳,一下儿极力的展开,身体也像出了水的鱼一样,剧烈的扭动、颤抖着。
  侯龙涛可美了,吞嚥了大量香甜的爱液,老二产生了胀痛,他直起上身,推起香奈的双腿,又拉过陈倩和陈曦的胳膊,让她们帮着别住日本姑娘的腿弯,自己则挺起硕大无朋的阳具,向斜下方一送。「啊……」香奈悠长的叫了一声,臀肉紧缩,杏眼翻白,竟然就这么昏过去了……
  星期五上午,侯龙涛开车跟在日本医护交流团乘坐的大客车后面,来到了首都机场。二层的大厅厅,侯龙涛把可爱的小护士拉到身前,低头吻了吻她的香唇,「你保重身体,到了就报个平安,咱们电话联络。我会好儿好儿学日语的,下次再见面,我争取跟你讲你的母语,好不好?」
  「嗯……」女人回答的声音小得可怜,就连侯龙涛都几乎没听见,香奈的喉咙咙像是堵了东西,想要嚥口水都很难。她垫起脚尖儿,用力的揽住男人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唇,他们感觉不到熙熙攘攘的人流与自己擦肩而过,只想再多拥有对方一会儿,直到香奈的同事在不远处大声的召唤她。
  两人的唇一分,小护士立刻低下了头,「等……等我回来,我也要你给我纹……纹……」话还没说完,她就突然转身小跑着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候机大厅厅,她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又哭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回来,说起来是一回事儿,做起来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父母都在北海道,自己怎么能扔下他们呢,哪怕是每个月飞回去一趟,在心理上还是觉得离他们远了。
  其实香奈在日本的时候,都不能每个月回家看父母,在她的内心深处有另一个她自己都没能察觉的理由,她喜欢当护士,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侯龙涛的提议,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热爱的护理事业,成为一个被男人供养的花瓶儿,这对于一个外柔内刚的年轻女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
  侯龙涛慢慢的走到了停车场,虽然以为很快就可以再见,但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的嘛,香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呢,他只知道那个日本小护士对自己是十分的留恋,因为他能觉出刚才接吻时有硷硷的东西流进自己的嘴嘴,那不是自己的眼泪……
  诗句中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天的北京却只是阴天,没见下雨,去往△凰山陵园的公路上开来一辆黑色的SL500,车上一男一女,不用说也知道男的是谁。女的身穿一件黑色的无领单排扣儿职业上装,下面是一条黑色的前系扣儿长窄裙,黑色的长丝袜,黑色的漆皮高跟鞋,看长相是七分的端庄贤淑,三分的娇美可爱,正是何莉萍。
  今天两人是去△凰山「看望」邹康年和何莉萍的亡夫,虽然是星期六,但他们并没有带薛诺一起来。当年薛诺的父亲去世时,薛诺还在襁褓之中呢,对于父亲是不可能有一点儿印象的,实话实说,也不可能有什么感情可言,要说真有,也只能是负面的。
  何莉萍也明白这个道理,以前亡夫的骨灰一直都在家家,她也从来没拿出来给女儿看过,后来侯龙涛在△凰山买了一大块地,厚葬了他。这是那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也没必要非让薛诺来,就只告诉她是来看邹康年,薛诺对扫墓可没什么兴趣,不能和爱人、母亲说笑,自然也就没吵着要跟来。
  「诺诺最近的学习怎么样?」侯龙涛比薛诺大七岁有余,跟别人说起她的时候,语气总是不自觉的就像个大哥哥。「你自己没问她吗?」「问了,每次都告诉我好着呢,想多问两句她就开始撒娇,拿她没办法。」男人按下了车窗,点上一颗烟。
  「谁让你是个大色狼呢,她一撒娇你的骨头就散了,当然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别看是去祭拜,何莉萍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其实这几个月以来,除了侯龙涛受伤那几天,她的心情就没有不好过,「诺诺挺自觉的,很用功,成绩一直就不错,上个星期开家长会,她的班主任还建议她往北大的方向努力呢。」
  「噢,对,她明年就该考大学了。」侯龙涛真是又当老公,又当老爸,「她也跟我说过第一志愿要报北大的『企业管理』,说是毕了业之后帮我,哼哼哼。」「她报哪儿我都无所谓,她自己喜欢就行了。」何莉萍确实觉得现在挺幸福的,身边的这个男人虽然花心,但只要他疼爱女儿和自己,其它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阵阵马达的轰越来越近,侯龙涛刚才就看到远处好像是有一队车辆驶过来,现在已经能看清楚了,只见五辆呈「一二二」编队的黑色大「太子」打头儿,中间一辆怠灰色的S500,后面又跟着五辆「二二一」编队的黑色大「太子」,十个「摩托英豪」都是黑盔黑「甲」,别看很有气势,但却丝毫没占逆行道。
  「呵,好大的排场。」侯龙涛自言自语了一句,在错车的一瞬间,他扭头向S500向望了一眼,但对面的车和自己的一样,窗户上贴着黑膜儿,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人啊?」何莉萍还好奇的回头瞧了瞧,她倒不是真的想知道,就是随口一问。
  「谁知道啊,大概是哪个财主刚扫完墓吧。」这条路只通向两个地方,一个是居庸关长城,另一个就是△凰山,可一般去长城都走高速,虽说摩托不让上高速,可凭那队车的架式,主人才不会在乎那些法规呢,所以侯龙涛就猜他们是从陵园来的。他也不在乎,事不关己不劳心,他只管开自己的车。
  侯龙涛没看见S500见的人,S500,的人可看清楚他了。「哥,你怎么了?」后座儿上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看到身边的中年人突然开始沉思,不禁奇怪的问。「刚才那车车是不是侯龙涛?」这个中年人大约四十岁左右的样子,梳着光亮的背头,戴一副金边儿眼睛,显得很阴沈。
  「侯龙涛?『东星太子』?是吗?没注意,可能是吧。」小胖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停车。」中年人沖司机说了一句,声音不大,但却充满威严。S500缓缓的停下了,后面的「太子」也跟着停下了,前面的人从后视镜镜看到后面的情况,也停下了。Benz的一扇车窗降了下来,一条胳膊伸出,竖起一根手指,在空中以逆时针画了两个圈儿……
  编者话:很多读者说不知道S500里的是什么人,其实关于他的特徵描写和身边的人物以前是出现过的。
  既然玻璃贴着黑膜儿,怎么能看清侯龙涛呢?唉,看得不仔细啊,侯龙涛把窗户打开抽烟呢,侯龙涛的窗户是开着的。
  邹康年可不是何莉萍的亡夫。
  好几位读者都在抱怨商战结束的太快了,没有原来预期的过瘾,商战真的结束了吗?
  每章前的编者话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至于有没有必要写,那就取决于读者了,觉得有必要看的就看看,觉得没必要看的就省略过去,好像也不影响文章本身嘛。还是那句话,读者的回复我都会看的,如果对于有些问题没有回答,有可能是因为早已在编者话中回答过类似的问题,或者真的是没必要回答,哈哈哈。
  在美国最常见的Lamborghini是LP5000Countach,最贵的是DiabloGTR,售价在五十万美金上下,如果进口到中国,加上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关税,就是一百五十万,就算现在入了世,关税也决不会下调得太快,更何况关税减了,其它的费用增了,要买进口车还是一样的价钱,所以说VT6.0是一千几百万人民币不是很过分吧?
  我有多大很重要吗?侯龙涛多大我就多大。
  在《倚天屠龙记》的后序里,金庸说他其实是很不喜欢张无忌的人物性格,这就叫专业作家,可以写他本身并不喜欢的情节、人物,但我只是一个刚刚「一年级毕业」的业余作家,所以《金鳞》里永远也不会有女人受到「狂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