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时间:2018-09-24 黄仲鬼沉默半晌,右手伸出,掌心朝天,说道:「你用手指碰我掌心试试。」
  赵婉雁不知他有何用意,依言伸指去触他手掌。一与他掌心接触,只觉他手掌皮肉宛若坚冰,僵硬异常,赵婉雁身子一抖,机伶伶地打了 个寒颤,连忙缩手,道:「你……你的身子……怎么这样冷?」黄仲鬼道:「我所修练的」太阴真气「,便是这么一门阴寒武功。」
  赵婉雁低声道:「练这样的功夫,不难受么?」黄仲鬼冷冷地道:「修练」太阴真气「,确然艰辛,不过使在敌人身上,对方可以比我痛 苦百倍,为了杀我想杀的人,什么武功我也练了。」
  赵婉雁听他说这话时,语调冷淡一如平常,不禁心里一寒,轻声道:「向大哥的武功很好,可是他……他并不随便杀人的。黄先生,你这 样子,不觉得……不大好么?」
  黄仲鬼缓缓地道:「我要杀的人,也并不多。最想杀的,至今也还没杀成。
  待我武功大成,杀了这个人,也就是我毕命之日,是非善恶,再也与我无关。「
  赵婉雁蓦地一惊,道:「为什么?」
  黄仲鬼凝望赵婉雁,静静地道:「我问你一句话。你相不相信,人死之后,会化为鬼魂?」赵婉雁一怔,不知他用意何在,想了一想,道 :「小时后,妈妈曾经说过一些鬼怪故事的,可是……我可真没见过鬼啊。」黄仲鬼道:「谁都没见过鬼,那么人死之后,也就不能够化成鬼 魂,向生前仇人索命。既然如此,我宁愿在死之前,先变成鬼。」
  此时虽已天明,但山洞之中,光线微弱,黄仲鬼几句阴森森的话说出来,赵婉雁不由得心中害怕,不自禁地向后稍稍挪退,低声道:「我 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黄仲鬼说道:「十二年之前,这一个人来到我所住的地方,害死了一个人。这个人对我而言,就如同向扬对你一样。」赵婉雁身子一 晃,心道:「原来他心爱的人被别人害死了,他是要报仇啊。」
  但见黄仲鬼面色冷漠,继续说道:「当时我并不会丝毫武功,这个人的武功却是深不可测。我没有被他杀死,活了下来,详细的情形,我 不必跟你多说。」
  说着突然停顿下来,不再说话。
  赵婉雁听他说起往事,隐隐感到他遭遇过极大的变故,但黄仲鬼说话不带丝毫情感,简简单单地说出来,赵婉雁心肠虽软,却也感不到他 的难过,心中反而替他恻然,轻声道:「照你这么说来,你的过去应当是很悲惨的,为什么你……你好像……一点也不伤痛?」
  黄仲鬼道:「从前,我是活在伤痛之中。最早的三年里,我和凡人一样的哭,仇恨挥之不去。从那一天之后,我拚命想要找到这个人,投 入了一个门派,学习武功,晋陞职位,再修练更高的武功,练到最后,我面临了无法突破的瓶颈。我突然发现,想凭寻常的武功复仇,实在太 难了,因为那个人昔时武功远胜于我。
  所以,我练了这一门武功。「
  说着,黄仲鬼右掌举起,虚空一劈,「飒」地一下尖锐风声响过,洞壁上现出一道深达三寸的刀痕,正是「太阴刀」的凌厉气劲所为。赵 婉雁吃了一惊,心中突突而跳,轻声道:「这功夫果然好厉害。」黄仲鬼道:「不错,但是这武功阴寒过甚,有悖天理,练深一层功力,便要 损伤自身,前人修练此功,没有一个活过六年。」赵婉雁更是吃惊,道:「那你……你……」
  黄仲鬼道:「我修练太阴真气九年,其实早该死了。开始练功之日,我改了自己的名字,叫做」仲鬼「,原是有此觉悟。」赵婉雁心道: 「仲鬼?
  那是什么意思?「一想之下,陡然醒悟:」啊,是了,那是人中之鬼,他……他根本不顾自己性命了。「想通此节,心里好生不忍,想说 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黄仲鬼淡淡地道:「九年之中,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杀了这个人。武功越深,我越过不惯常人的生活,与其当人,不如当鬼。没有七情六 欲羁绊,武功练得更深,有生之年,才能杀得死他。」赵婉雁轻轻摇头,心道:「这个样子,不是太苦了么?换做了我,我……我是做不到的 .」
  她听了黄仲鬼说这一番话,对他不似生人的行径渐渐了解,见他双眼空洞无神,虽是望着自己,反映出来的却唯有灰暗的色泽。她不自觉 地想到了向扬的双眼,总是神采飞扬,英气流露,即使在与她分离的那一刻,眼神中也带有不屈的信念,与黄仲鬼一活一死,截然不同,心中 不禁百感交集,轻轻歎了口气。
  黄仲鬼道:「干什么?」赵婉雁低声道:「没什么,只是……我……我……我想你并不需要这样逼迫自己……」黄仲鬼一声不响,身子也 丝毫不动。赵婉雁见他如此,轻声道:「黄先生,你并不是真的想当鬼吧?又何必…
  …害得自己伤了身体……「黄仲鬼冷冷地道:」当鬼很好,以黄仲鬼这个身份留在世上,少了许多无谓的烦扰。「赵婉雁轻轻摇着头,柔声道:」你想为心爱的人报仇,那不是……不是一种感情么?这就说明了,你还是人啊,何必要把自己……「
  忽然之间,黄仲鬼左手探出,扼住赵婉雁喉咙。赵婉雁才觉愕然,喉间已发不出声音,只觉气也透不过来,犹如被一个冰冷的铁圈紧紧箍 住,只闷得她满脸通红,想伸手去扳,手脚却使不出半点力道。
  她又急又怕,却无从挣扎,脑袋昏昏沉沉,几欲晕去。便在此时,黄仲鬼缓缓放开了手,赵婉雁身子一软,趴倒在地,一股气逆冲出来, 不住咳嗽,气喘吁吁。
  她勉强抬起头来,只见黄仲鬼面罩寒霜,右手紧按胸口,站将起来,道:「不要多说,你走罢。这三个时辰,也不必等了,我自会在路上 跟着你。
  我跟着你这件事情,不要对其他人说起。「说着转过身子,缓步走出洞外。
  赵婉雁轻轻摸着喉咙,又咳了几声,好不容易稍感舒服,站起身来,黄仲鬼已然不在洞中。赵婉雁怔怔地出了一阵子神,心道:「他才不 是鬼呢,他只不过是跟自己过不去罢了。要练武功,又何必非变成这样不可?向大哥、文公子、华姑娘他们都不会这样,陆道长也不会。」转 念又想:「向大哥既然认识他,为什么不帮帮他?嗯,或许他并没有跟向大哥提过吧。等见到了向大哥,我跟他说了,也好让他帮黄先生想个方法,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活到这样子,不是太可怜了么?」
  她主意既定,便也走出洞去,见得阳光普照,山林中四下不见黄仲鬼蹤迹,心想:「黄先生说他会跟着我,那么我走我的便是了。」当下 整理了一下衣服,觅路往山下走去。
  她一路走着,虽然时常左右张望,却丝毫没有发觉黄仲鬼的身影。一直走到山下,耗去了半个多时辰,黄仲鬼依然没有现身。若说他果真 暗中跟着,赵婉雁却也难以断定,疑惑之际,也不再多想,逕往南去。
  **** 连续几回都是黄仲鬼跟赵婉雁的剧情,本回算是这部分的一个段落了。
  写这部分时,很令我担心的是……赵婉雁、黄仲鬼两个人,一个是说话慢吞吞、软绵绵,一个是以前几乎不怎么说话的。把这两个角色连 写几回,节奏感恐怕会大大缓慢……相形之下……大概与文渊、小慕容的对话节奏是天壤之别……
  LOL
  不过也没办法啦,文章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