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四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四章

时间:2018-01-13 男人野兽般的喘息迴荡在宽敞的会议厅内,原本还西装革履的董事们,多数上身已脱得精赤,露出汗亮噁心的肥肉,没打赤膊的也只穿着汗衫,团团围住他们捕获的猎物。
  他们脚边散落一地的女性衣衫,已被践踏得凌乱狼藉,最醒目的赫然是刚才还穿在欣恬身上的外衣和短裙,但更惹人心跳加速的是那件被踩了好几个鞋印的白色胸罩,和蜷皱成一团的肉色丝袜,其它还有女表、戒指、耳环、髮夹等零落的小饰件也被拔下来弃置于地。
  另一张会议桌上堆放着麻绳、蜡烛、针筒、锡盆……等物品,还有一桶原本应是十分满,现在却只剩2∕3不到的润滑液。
  由上往下看!四周都被董事们围得密不透风的会议桌上,一具雪白油亮的赤裸女体正遭数十只手恶虐的抚弄,重複演着挣扎想爬起又被按下的残忍过程,还有个董事手提一壶透明的润滑液、凉稠的水泉不断浇淋在那凝脂玉体上。遭迷昏后沦落性虐陷阱的的欣恬此刻无比狼狈,全身上下被剥得只剩一条白色而完全浸湿的小蕾丝内裤,美丽胴体覆上厚厚一层润液,任由男人的手恣意涂抹,映着油光的裸体显得无比煽惑,尤其是胸前一双饱满圆润的肉球,在油液的润泽下更是加倍诱人的波颤着。
  那些人好像準备了多到用不完的润滑液,淋完一壶又接一壶,上下其手的享受着滑溜油腻的女体触感。可怜的欣恬连头髮都湿了,濡黏的乌丝散乱的贴在清丽的脸颊上,凄美的大眼睛流露出强烈的悲哀和屈辱,由于嘴巴被布塞住,只能从喉咙发出呜呜的控诉和抵抗。
  有两个董事一人一边的抓住她双腿,残忍的朝两边拉开!药性未退的欣恬轻易的就被迫让出两腿间的门户,她想伸手去反抗,但纤弱的胳臂也马上被抓住。另一个董事拿起长棍,分工合作的将她两腿脚踝牢牢捆绑在棍子两头,欣恬脚上还穿着高跟鞋,这也是刻意让她穿的,如此清秀的美女,全身被剥的赤裸、还让人淋满油液,只有那双光溜溜的均匀美腿穿着高跟鞋,反而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挑逗暗示。
  「呜!……」 痛不欲生的欣恬、羞恨的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
  他们捆好她的腿后,又有两个人抓着她油腻腻的膀子,合力抬起她上身,然后用另一根木棍从她背后穿过,迫她夹在双边腋下再和臂膀捆在一起。
  「这样奶子挺得好出来,真淫蕩的样子……」
  男人的手不停搓抚那双因香肩后缩而更往前挺的饱嫩肉球,娇红的小奶头像硬豆般翘立在油油亮亮的雪白乳肉上。
  「咿……」欣恬更拚命的扭动身体反抗,但人已被捆绑成这样,任她再怎么不愿也无法逃避一切耻虐。
  董事们握住和她纤踝捆在一起的长棍,往她头躺的方向推高,直到两腿压到胸腹,欣恬无力抵抗,原本风采迷人的一双美腿被迫O字型般仰天张着,大腿根处已暴露到极限,湿黏的耻毛从蕾丝边钻出、如海藻般贴在雪白的肉壁上,皱搭在耻缝的布片连唇蒂的凹凸形态都清晰可见!
  「真正点啊……再多来一些……」提壶的男人又朝她张启的私处倾下润液。
  「呀……呀……」欣恬几乎崩溃的摇着头猛掉泪,冰凉滑稠的液体淋在身体的感觉虽说不上难受、甚至还有点异样的舒服和刺激,但那种羞辱感却不断侵蚀她的自尊心。
  「看!你未婚夫开会的时候很认真呢……可是身为老闆的我,竟然在这时候玩他未过门的美人妻子……嘿嘿……我还真是对不起他呢!……你呢?会不会也觉得很对不起老公?」裘董抓住欣恬湿黏的乱髮、迫她仰起身看着只隔一道墙与人开会的DAVID,还亢奋的说着不是人说的话!
  润滑油仍像瀑布般没停的淋着完全透明的裤底。
  「呜……」欣恬闻言更加痛苦,近乎溃决的扭动被牢牢固定在棍上的双肩和两腿,但无尽的羞辱似乎才刚开始而已。
  后面伸来的一张大手,从她全身尽存的小内裤裤头侵入,有力的指掌「啾啾啾……」的搓揉着被濡得又滑溜、又柔嫩的花瓣和热缝,遭玩弄的红色肉片从裤缝边的间隙被看得一清二楚,他们早就可以脱去那件多余的小蕾丝裤,还没那么作,只是想增加姦淫前戏的乐趣罢了!
  「呀……」欣恬扭着小蛮腰、悲惨的想摆脱那张噁心的手和非自愿的快感,但她愈挣扎、胸前两粒饱满油亮的肉球就晃得愈诱人,男人的手也故意更激烈的搓弄,还把指头插进滚烫的阴道里乱抠,旁人配合的在那里淋下更多润液,滑溜的抽送快感使她无法抑制的颤慄起来。
  而此刻在隔室开会的DAVID正走到墙边,可能正準备说明什么事吧,和被一群豺狼侵犯的欣恬相隔就只不到五步,却一点都不知到隔墙正上演着玩虐他未婚妻的密戏。
  「呜……呜……」欣恬忍耐的闭上眼,呼吸控制不住的急促起来。
  「好滑……好湿呢!……真不知道哪些是……是她的淫水?……哪些是润滑油?……」粗暴搓弄着她下体的董事,兴奋得连说话都结巴。
  「各位,大家觉得是不是该脱掉它了?好想仔细看她漂亮的小穴穴哦……」
  「是啊!这张脸这么纯……不晓得那里是不是也一样纯……嘿嘿……」
  ……
  那些董事们下流而淫秽的用词,使欣恬的身心蒙受更严重的屈辱和打击。
  「唔……不……唔……」她努力叫出一个含糊不清的「不」字,盈满泪水的大眼睛流露无尽的哀恨和一丝乞求。
  这种凄美愈绝的模样激起了更多兽慾,一名董事扯起她那条小内裤,拿起锋利的刀子伸进去……「唰!」内裤一侧的腰边应声而断。
  「呜!」欣恬痛苦的哀鸣一声,断了一边的小亵裤完全缩到另一侧腿根,湿乱的耻毛下、那片嫣红的肉花完全张露在众人眼底!
  「哇……」
  ……
  董事们纷纷发出讚歎和吞嚥唾液的声音,他们把那条早已不成形的亵裤捲上去一些,就这样让它缠绑在欣恬雪白的大腿上。
  「看清楚了!这就是和狗家伙干过的小穴!怎样?还十分漂亮吧?」裘董手指玩弄着滑嫩嫩的小肉片向其他董事介绍。
  「呜!……唔呜!……」欣恬愤恨的瞪着他、努力想挣脱被人挟制的身体,但两脚张得大大的被固定在长棍两头,人家毫不费力的压着棍子就能制服她,而且这种腿根全开的淫乱姿势,也使性器毫无隐藏的张露出来。嫩红的小阴唇像迎风颤动的新生花瓣,黏糊糊的耻洞随着身体的起伏而微合缩张,有时还会吐出润滑液,而被染得油亮一片的股缝上,凸出的放射状菊丘也显得份外醒目。
  「继续倒!不要停!反正润滑液还有好几桶……」没了裤片阻挡,他们更兴奋得朝那可怜的小肉洞倒下润液!
  「呀……」欣恬拼了命的踢扭,修长的腿用力到肌肉紧绷、却还无法在男人钳制下动摇一分。「呜……」她绝望的呜咽着,阴道容不下的稠液不停从小肉洞口满出来。
  「像这样滑得不得了……嘿嘿……再大的东西也可以放得下吧……」裘董啾啾啁啁的揉着滑不溜丢的温热肉户,唇片被他搓得乱扭乱颤,被固定在棍子上的美腿无助的抽动。裘董揉着揉着,三根手指冷不防顺着滑溜的感觉一下子进入到更烫的阴道里!浓浓的透明油液瞬间大量涌出来!
  「咿……呀……」欣恬不由自主的抬高柳腰,被绑着玩弄了这么久,再贞节的身子也会有感觉,更何况全身内外滑溜溜的,手指插进里面真的十分受用。
  「哼……」她神情略显辛苦的合着眼,随裘董手指的抽送而抬动腰肢。
  「这婊子开始知道享受了!看她那副骚样,我们也来帮帮她吧……」
  其他董事见状也下来帮忙,他们放下了那根长棍,欣恬的腿得以不再仰天大开,但她也没像之前那样拼了命挣动,只是乖乖的开着大腿,让裘董的手指在阴道里挖搅,其他人又开始爱抚着她滑溜溜的油亮胴体。
  「哼……嗯……哼……ㄠ……」欣恬在众手联合挑逗下煽情的扭起身子,喘息呻吟的声音愈来愈大。
  「这么滑!屁眼应该也很容易进去吧?我来试看看……」裘董三根指头还在她阴道里,另一手腾出中指,轻轻压在油淋淋的菊花眼,只是稍微用力而已……「滋」一声细响,指头轻易的进入一节,肛肠里头有如火在烧。
  「ㄠ……」欣恬猛然抬起腰发出销魂的呻吟。
  「拿掉她嘴里的布吧!应该没关係了……」一名董事拉出了塞满她小嘴的湿布,欣恬努力的想回复自己的神智,叫裘董和那些人住手,但是身体在无法反抗的情形下被长时间挑逗,积压的苦闷此时如洪水般大量的溃决,她起先还咬着唇辛苦的忍耐,后来实在受不了如波浪般捲入脑海的快感,终于放声的哼叫出来!
  「这妞发浪了!大家加把劲,不过别让她得到高潮!我喊停的时候大家就停下来……」裘董指挥着联手姦淫欣恬的董事们!
  「……不……呜……不要……」欣恬隐约听到他的话,努力的睁开矇眬的水眸,娇喘不成声的泣诉,但面对这群禽兽她根本没选择的权力,两条腿又被抬起来反压在娇躯上,展开油黏黏的股沟。被裘董挖得翻红的肉缝淌着透明润液,还有一根手指一半已没进肛门里,看起来份外怵目而淫乱。
  「今天就让你这小母狗试试我的指功,保证你尝过一次后就会上瘾……嘿嘿嘿……」裘董淫笑着,三根手指不急不徐的抽插起温滑的嫩穴,那根含在肛洞里的指头也配合着进出……
  「ㄠ……不……要……ㄠ……ㄠ……ㄠ……不要……」欣恬从没享受过这么舒服的感觉,两个肉洞同时被开发,在肉壁润滑得毫无阻力下,不但没有一点疼痛,反而有种无法言喻的快感,要不是还有一点羞耻心在阻止,她早就忘了一切的迎合起来。
  裘董的手指愈送愈快,油亮的臀肉被指节撞得波波乱颤,厚厚的润液四处飞溅。
  「啊……」欣恬赤裸的胴体激烈战慄,董事们脱去她脚上的高跟鞋,洁白如象牙般的美丽足趾正用力蜷握着!
  「这里也来点滋润吧……」他们在她玉足上淋下厚厚的润滑油,然后恶虐的抚揉把玩。
  「呜……」欣恬的意识已快疯狂,滑不溜丢的嫩脚被不喜欢的人按摩,感觉好舒服、但又好厌恶,他们不让她的脚趾夹紧,扳开每一根趾缝、侵袭最敏感的嫩肤,脚心也被揉得又麻又痒,体内的快感正在急速上升。
  「呜……快……快点……啊……再快点……唔……用力……求求你……」她终于不顾一切的扭动身体,请求裘董加速捣弄她两个肉洞!
  「不要只有我们服侍你,你自己也要帮忙!」一名董事兴奋的说着,张手握起她胸前油嫩嫩的大肉球,往她下巴方向推挤上去,然后扶高她后脑勺,站立在油亮肉团上的小奶头刚好就在她唇边。
  「自己舔自己的奶会不会?舔给我们看就让你高潮。」
  「呜……会……」迷乱的欣恬双眸噙水,像个发情的小母猫般边呻吟边吐出粉红可爱的小舌尖、温柔地舔着自己的奶头。
  「妈的……装什么纯情!舔快一点!你不想爽吗?」裘董啾啾滋滋的猛戳她的肉洞,欣恬既痛苦又愉悦的哀哼着,丁香小舌加速的舔逗那颗小硬豆。
  「妈的!瞧她这一脸骚样……平常还装得很纯的样子……真贱……自己用咬的!咬不够用力就不让你爽!」裘董变态而亢奋的辱骂着欣恬,在长时间不停的抽送手指下,现时他也已满头大汗了。
  而快被活活弄上高潮的欣恬,彷如遭催眠似的服从裘董的命令,二排贝齿咬住自己奶头用力拉扯,那种疼痛的快感使她脑海更加空白!两条白溜溜的玉腿开始抽搐,全身肌肉紧绷,脸上的神情似乎已到了最后关头!
  「啊……再……再快点……啊……」原本清秀纯洁的美女,现在却放浪的挺动油亮胴体,不知廉耻的求男人糟踏她的身子,只因为体内有一团岩浆就要爆发了!……
  「大家停下来!」没想到裘董却在她快洩身前拔出手指,同时要其他董事也停手。
  「呜……」苦闷的欣恬激烈地拧扭着被限制住的身体,她无法接受就这样停止,明明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得到高潮,但是瞬间的失落虽让她肉体和精神痛苦难耐,却也找回一点理智,想到刚才自己的表现不禁羞恨到咬碎银牙!
  「你们……都是……禽兽……」她悲伤癒绝的抽嚥着,珍珠般的泪珠一颗颗滚落。
  「嘿嘿……你不是喜欢跟禽兽玩吗?不然刚才怎么那么浪……」裘董再一次残忍的粉碎她仅剩无几的自尊,那群可恨的董事当场笑成一团。
  「……」欣恬强忍着屈辱转过脸不想看到他们,她知道多说只是引来更多羞辱罢了!但落在他们手里,没被玩够是不可能放她走的。
  「接下来是这个……」裘董从堆放杂物的桌上找出三根粗蜡烛,分发给对烛刑最有兴趣的三名董事……